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速食欢喜

终须归还,无谓多贪

 
 
 

日志

 
 

《父后七日》  

2010-12-07 14: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后七日

我有小学同学,小学毕业之后就去当“司尚佬”,就是在葬礼上念经的人。小时候家乡的葬礼,非常浮华,到处贴满画满符号、人物的纸张,念经敲锣敲木鱼,要念几天,念经的“司尚佬”们还得走来走去,翻跟斗,孩子们跟在后面玩,在桌子间穿来穿去。好像是我太公死的时候,送殡时好长一队人,我跟在队伍里,带着孝帽,走了好久,一直在看着脚下的乡间小道,直到把太公送到他安息的地方。

而现在,葬礼简化许多,乡下田间的墓地,也都快没有了。

刚开始阿梅跟哥哥去接父亲的遗体回家,开始操办丧事,只觉得盲目,吃饭时刷牙时,就要冲过去哭。电影进行到一半,父亲的形象还只是一具遗体。到了后来,在某些时刻,她越来越多的想起爸爸,那些细节,他把自己的拖鞋给她穿,奖励她一个肉粽……她骑着机车背着他的遗照,想起以前也曾这样载着他……

有一次,我妈妈忽然跟我讲:“以后万一我们走了,你们这些小孩,都不知道怎么搞!”真的是一无所知,而以前那些专业操办葬礼的人,也一个一个的老了,走了……也不会有像我同学那样,一门心思去当“司尚佬”的年轻人了。

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说,父母就是隔在我们跟死亡之间的一个屏障,等父母也走了,我们就必须跟死亡直接相对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