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速食欢喜

终须归还,无谓多贪

 
 
 

日志

 
 

此篇别评论  

2010-04-28 15:0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芙蓉

这是我第一次在传统期刊上发表小说,《最小说》之类的毕竟不算传统期刊。其实我一直不好意思写出来,因为这个年代在传统期刊发表小说已经完全不值得骄傲甚至还有点小丢人的……如果不是这次的编辑小真同学如此之认真,而且《芙蓉》这本杂志毕竟在我上大学的时候还蛮红的,当然现在早就今非昔比,但某些情结还是存在……否则我估计都不想发这个稿子,毕竟还要留着出版。但小真同学身上有种听天由命的认真,好像知道自己的努力相当微薄甚至无用,但还是很努力。在传统体制中,年轻人们都很不容易,所以我一直都还蛮耐着性子配合他,包括大量删减,还做了一些无用功。我脾气一向不好,几次想说:“要么别发了嘛。”然而终究又觉得不好意思,因为觉得电脑那边的人显然是一片好意且保持着相当大的耐心。

杂志出来了一个多月了吧。昨天小真同学问我能不能回一封读者来信,我就回了。他又说:“不好意思,能不能再加几百字。”我差点又想不写了,后来又想,不过几百字而已……于是又加了几百字。

所以,其实我是想来贴这封回信的精简版:

XX,你好:
     在这个时代,写小说还能收到这么长这么专业的读者来信,简直让我惊讶到惊悚的程度。更别说你还写得这么深刻具体,分析得条理分明,如果换作我,都未必能写得出来……甚至你还看过我上一本书,好吧……握个手先。
     然而我其实想跟你说的是,对于小说的任何分析都只存在于读者那一面,对于作者来说,这些分析都是不存在的。尤其对我这样茫然的作者来说,更是如此。
     在写任何一篇小说之前,我其实都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我只是偶尔打出开头,然后又顺理成章地写下去。我从不列提纲,也从不想结尾,与任何一个读者一样,到最后一刻,才迎接到结尾的来临。而这结尾,在长达几个月的写作过程中可能因为任何事情或者细节而改变。所以,作为这样一位非常不负责任的作者,每次在看别人给我写的书评时,总是一惊一乍:“啊,原来是这样?原来我写这句话有那样的含义?原来这个细节可以这样理解?原来整篇小说可以这样定义?”
     这大概就是古往今来,作者和读者之间,最大的误会吧?你看完觉得懂了,其实根本连作者还不懂呢。
     在写《热带疯狂症》之前,我刚出版第一本小说《塔荆普尔彗星下的海啸》,这么难记的名字,隔了几年我自己差点都要忘记。从未写过什么小说的我,在那本书因缘际会地顺利出版之后,写作欲望狂增,忍不住对自己说:“靠,我第一次写长篇就出版了,可见我应该继续写下去才对!”结果这篇小说写了几个月就写完了,但惨不忍睹,充满了做作、无知、故弄玄虚,以及难以下咽。那已经是,2005年底的事情了。之后,出于某种自知能力,我暂时放弃了它,又去写了《爱情是个冷笑话》,对,就是你看过的那一本。而这篇小说就一直躲在我的电脑里,我心情好时,拿出来修改一番。心情不好时,也会拿出来修改一番,像是某种自我对话与治疗。就这样,时间匆匆过去,它已经快5岁了,这次发在《芙蓉》上,还是它的第一次。而其它的那些,早就被固定成一本书,零星地躺在书架上,又被零星的人带回家。只有它。一直沉默地,留在那里,没有被任何形式所固定。
     这就是一篇小说的命运。它有可能是我最喜欢的一篇小说,就因为它那么拧巴,那么不好读,那么过于丰沛热情不知所云,那么莫名其妙左冲右突,但它最最深刻地,写出了那个,当年还是25岁的我,敏感茫然孤独又幻灭。
     我的小说总没有美好结尾,大概是我从来都不怎么相信美好结尾这件事。也是因为,我觉得,美好结尾作为小说来讲,是不那么美好的。它不能告诉人们最为真实神秘的人生。
     人生为何而美,我觉得它美于幻灭、失败、不可得。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写这篇小说。谢谢你认真读完。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