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速食欢喜

终须归还,无谓多贪

 
 
 

日志

 
 

自我励志  

2010-09-15 22:3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Ben Fountain 在餐桌前坐下来写作的第一天进展得很顺利。他知道股票经纪人的故事该怎样开头。但是第二天,用他的话来说,他“完全崩溃了”。他不知道怎么去描述事情,就好像又回到了小学一年级似的。他没有一幅细节丰盈的图景可供倾泻到纸上。“我必须在脑海里对建筑、房间、店面、发型、服饰等最基本的元素进行构图,”他说。“我意识到,我并没有掌握将意象转化成文字这一写作工具。于是我出门去买图解辞典、建筑辞典,还报名参加了相关的辅导班。”

他开始按个人兴趣搜集相关文章。不久,他意识到他开始着迷于海地。“关于海地的档案不断增长,”Fountain 说。“于是我对自己说,行,小说的题材有了。头一两个月我认为我没有必要亲自去那里,我可以用想象弥补一切。但是两个月以后,我对自己说,你得去一趟才行。于是在91年的四月或五月,我去了海地。”

Fountain 对海地深深着了迷。“那里几乎就像一个实验室,”他说。“过去五百年发生过的事情——殖民主义、种族、权力、政治、生态灾难——都以非常浓缩的形式存在于海地。而且在那里,我感到一种发自肺腑的舒畅。”他后来又访问了海地好几次,有时待一个星期,有时俩。他结识了一些朋友。他邀请他的海地朋友到达拉斯拜访他。(Fountain 说:“如果你没有和海地人同处一室过的话就不能算真正生活过。”)“我想说的是,我真正融入了他们,我没法说走就走。整个过程有着非理性、非线性的一面。我的书中描述的是海地的一个特定历史时期,我需要知道的是些特定的事情,有些事并不是我真正需要了解的。我遇到一个为“拯救孩子”(Save the Children,译者注:一个非营利性质的慈善机构)工作的人,他住在中央高原(Central Plateau,译者注:这一带是海地最贫穷的地区),从这里坐汽车去大概需要十二个小时。我并没什么原因要去拜访他,但是我还是去了。一路受了不少罪,吃了不少土。旅途很艰难,但是十分壮丽。这趟行程与我的作品毫无关系,但是我感到不虚此行。”

《与切·格瓦拉的短暂邂逅》一书中有四个故事是关于海地的,他们也是这个集子里最有力度的几篇。这些故事让人身临其境;作者的视角仿佛来自一个环顾世界的海地人,而不是一个外国人眼中的海地社会。“小说写完后,我不知道,我觉得意犹未尽,我可以继续挖掘下去,挖掘更深的东西。”Fountain 回忆道。“总有一些东西——总有一些——在这里等着我。我来过多少次了?至少有三十次吧。”

                                                                        ——————译言网。《纽约客》:大器晚成。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