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速食欢喜

终须归还,无谓多贪

 
 
 

日志

 
 

小城青年  

2010-10-17 14: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WAY28

小城的黄昏

“每到刮风下雨时,纽约也只是座小城。”——布洛克

离南京一个小时车程的小城仪征,晚上6点,黄昏降临了。

在几乎空无一人也只见几辆车的四车道大道上,太阳在身后疏忽消失,路边的人用一种近乎慢动作的速度关门、收衣服、准备吃晚饭。我此时才明白大都市其实从未真正意义上的拥有过黄昏。大都市的黄昏被下班的人流携裹,不过是白天的喧嚣与夜晚的热闹之间几乎不被觉察的简短过度。黄昏只在小城出现,安静、寥落甚至抒情。带着一丝你要使劲呼吸才能闻到的烟火气。由此开始,白天转换成黑夜,不留一丝余地。整个城市安眠了。

所有的小城几乎都一模一样。七匹狼、鄂尔多斯、美特斯.邦威像真正的大牌一样挺立在商业中心;总有一个叫鼓楼的地方;见到肯德基和麦当劳就意味着你到了市中心,而市中心往往被叫作时代广场,且经常会有一幢并不辉煌的建筑被称作“金茂大厦”。城市本来的历史和特征慢慢被拆除,小城向那些著名的大城市靠拢,以山寨的方式向其致敬。每个小城都变得如此相似,难以辨认。

而小城里的年轻人们,往往也过着一种差不多类似的生活。在十几岁时,他们像苏童写的《城北地带》一样,荷尔蒙混着鲜血,有人喋血街头,有人进了监狱,有人则奔向大城市,一去不回头。留在这里的年轻人,沉默地长大,早早结婚生子。房价不超过5千块/平米,并没有成为困扰他们的难题。工作托人即可找到,谈不上有什么压力自然也谈不上有什么追求。小城就这么大,即使你奋力往上奔,也不过如此。

我们穿过一条条街,每走五米就见有人围坐打牌,大多是中老年人。每个城中都有的“工人文化宫”基本被废弃,“新片上映”下的电影海报是几年前的电影。年轻人们都哪里去了?在一家香味扑鼻、胡椒放得相当狠的馄饨店吃馄饨,终于见到两位大概二十多岁的女老板,通通短裙加黑丝袜,为的是晚上关了店之后方便出去玩。这个小城的年轻人很少在本城过夜生活,他们都去1912。

大城市挤压人,而小城则消磨人。一模一样的山寨城市没有前途,而狭隘的价值观也容易令人窒息。在大城市里你可以是个异类,但小城里的异类却都明白,就像《立春》中芭蕾舞者胡金泉的喃喃自语:“我一直以为时间长了,这个城市会习惯我。但是我发现,我一直像一根鱼刺一样,扎在很多人的嗓子里。”

提到欧洲小城,人们总会想起那些小城的独具特色以及其中充满创意的年轻人。在美国或者欧洲,小城市与大城市之间的教育水平、医疗保障、工作机会、公共服务都相差无几。但在中国,除了表面上越来越趋同的城市构造之外,内里的精神性却依然差距巨大。石河子的“立声音乐”早不知去向;诸暨唯一一家五星级电影院也拆了,多西不知道自己还能去什么地方看电影;连云港的卢卯卯一直喜欢文艺生活,却也明白“没有一支知名乐队会来这里演出”,于是他们一群年轻人便在海滩上办了一个自己的音乐节;李以健创建的泉州唯一的一家LIVE HOUSE艰难维持,但他前段时间还是办了一个“摇滚动车音乐节”……年轻人受限于小城,或许也能改变小城。但时代的洪流让人无奈,让人彷徨。大城小城,皆不例外。

在大城市被严格限制的摩托车,在小城则通行无阻。虽然很多人都买了车,但摩托车依然是年轻人钟爱的交通工具。他们骑着摩托车穿城而过,风扬起他们的衣角,有些人心中空空如也,有些人心中充满渴望与热血,却无人听见。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