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速食欢喜

终须归还,无谓多贪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你或许失望于自己不是死掉的那个人  

2011-01-17 17: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祖与占

74岁的时候,亨利—皮埃尔·罗什决定写一部小说。“在一整页坦率如小学生般的写作里,他大幅删掉,只剩下七个或八个句子,而这七八个句子又要再删去三分之二。”最后这本小说的句子简单得像是被剔了所有肉的骨头。当你老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即使你还想回首往事,也不太想为它涂脂抹粉了。就这么着吧,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说是爱情,好像又是别的。小说出版之后几乎没有引起任何评价,就像所有的半自传体小说一样,它只感动特定的人,不过在这特定的人中,有导演特吕弗,他根据此书拍了“新浪潮”时期重要的电影《祖与占》。

故事自1907年左右开始,整个世界危机重重,之后又经历战争的创伤。而对于祖和占来说,生活只不过就是一处处的地名,一个个的女人。欧洲富庶青年们无视经济危机,也无视战争,只追求自由、爱情及热情与空虚。祖和占结识了拥有“古典式微笑”的凯茨,她精力过分充沛,令人捉摸不透,充满毁灭精神,而祖与占则根本就是奔着这种毁灭而去。只不过两人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有一次他们三个人走在河边,多处是湍急的水流和瀑布,他们一致觉得瀑布像凯茨,激烈的漩涡像占,而下来的,平静的、宽阔的河面则像祖。” 凯茨嫁给了祖,却与占约会,在占这里受挫,就去祖那里寻求安慰。三个人的相伴没有想象中被嫉妒渲染的氛围,而是一种同谋般的情谊:“我们在过着梦想中不同寻常的生活。”

小说结尾,凯茨与占开车冲下塞纳河,人车尽毁,而在现实中,身为“占”的亨利—皮埃尔·罗什却活到了80岁,“凯茨”活得更久,她在罗什死后还给特吕弗写了信:“您怀着的是何等样的才华,多么心领神会,得以把我们三人间亲密情感的重点——尽管有那些情节上无可避免的删改和折衷——表现得如此可触可感?……我是您唯一的真实的见证人。”

作者在写到自己时,往往不是美化自己,而是强化自己。亨利—皮埃尔·罗什不相信自己竟然在年轻时没有强烈地死去,就像村上春树不能相信自己竟然不是《挪威森林》里那个死去的“木月”。死去的人会获得一切,而活着的人,则负责记录他们。即使有时候,死与活,不过是一个人的两个分身。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