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速食欢喜

终须归还,无谓多贪

 
 
 

日志

 
 

2011:返回地面  

2011-12-30 10: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返回

狂热症要等过去之后你才会意识到那是狂热症。

所谓的理想目标,敌人与盟友,基本都出自于一个被冲昏头的人自我想象。在三里屯从中8楼出来,我几乎口齿不清地说起这一点。12月的北京,一年即将结束,我好像恍然大悟。

返回地面。当年末的喧嚣中有人讨论着这个国家应有的改变时,我还是得说:任何一个狂热的念头,即使是正确的,也恐怕不会取得好的结果。狂热令人失去判断,理想有时是一个好的词汇,有时又不是。这一年我最讨厌的东西就是:革命浪漫主义。把理想浪漫化、简单化、绝对化,是对理想最大的摧毁。

2010年是我被狂热症拎起的一年,2011年是我从升腾起的气泡中缓缓降落地面。我很喜欢蔡国强那句话:“不知如何降下。”不管对个人对还是对国家来说,“如何降下”恐怕都是这几年的重要命题。

2011年,我悠闲且焦虑。我晃荡游玩,为写不出一篇小说而焦虑。而年底时我再次觉得这也是一种虚妄、一种狂热症:真正在写,能写的人,从不把“写一篇小说”放在嘴边。

2011年,我的闪亮时刻:
*每个与桉树共度的夜晚。夜晚让我们都变得温顺乖巧甜蜜
*拿到《最大的一场大火》新书的那一刻
*在香港“天星小轮”上,看到夕阳照在维多利亚港的海面
*跟桉树和醉狗去燕子矶的那天
*在雨花台发现那个开满鲜花的山坡,像是专门为我准备的惊喜
*回到乡下的每一天,每顿饭
*跟桃花、醉狗的每一次散步聊天
*烫卷发的那刻,回到短发的那刻
*Bacon帮我要到布洛克签名
*《城市画报》的“那裙人”的活动现场,我的花裙子
*走走来南京时,见到阿乙、韩东、鲁敏等,那次在半坡的长谈
*跟立夏的两次签售,何家炜的主持,哈哈
*在上海见到老王子、鸭小宝、火锅小姐、周嘉宁、李伟长、张悦然……好多好多人
*跟穷鬼们在江边时,不管是在仪征还是在江心洲
*与三个女人的Mojito之夜
*桉树爷爷的葬礼上,他骑着车带我去镇上买吃的,我望向金色的麦田,一切都消解了
*我问Vivian最喜欢的作家是谁。她说:就是你上次提到的,理查德.耶茨
*从扬州回南京的汽车上,司机走错了路,我们沉默地坐在一片漆黑之中
*在三亚的海滩上,蝈蝈同学自弹自唱时,海浪的温柔
*第二次走进新家,仔细打开每扇窗户
…………………………………………
越想越多……就这样吧……
2012,你来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